10年跃迁,这家出海公司如何兑现数据时代的智能化发展路径

摘要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tepe.com.cn/news/237059
文章摘要:10年跃迁,这家出海公司如何兑现数据时代的智能化发展路径 ,异宝奇珍不收费循名课实,林泉只能靠怒从心头。

创业维艰,赤子城经历过至暗时刻,从营收仅 14 万的公司到规模化盈利,俨然是出海企业中的典型代表。

即将迈入创业的第十个年头,刘春河回顾一路摸爬滚打的过往,把每次的精准命中谦逊地看作「歪打正着」。在国内,尚有很多人不了解这家企业,但它正在实时影响着数亿用户。我们浏览的内容,看过的广告,背后都有一条线索直指赤子城这家企业。

刘春河正是全球化 AI 创企赤子城的掌舵人,「三元桥合伙人」之一。赤子城总部位于北京三元桥,刘春河说「城」里的每一位「赤子」都是「三元桥合伙人」。

赤子城创始人兼 CEO 刘春河

他无法记清公司至今辗转过多少地方。在过去 9 年里,赤子城的办公地至少变更过 12 次。创业维艰,赤子城经历过至暗时刻,2013 年全年营收仅 14 万,而后依靠 AI 技术和全球市场实现规模化盈利,成为国内出海企业的代表之一。

即便如此,还是有很多人对赤子城不了解。随着国内 B 端业务的开展,它不再是纯粹意义上的出海企业。从早期的产品出海,积累超过 6 亿的海外用户,再到如今人工智能布局全面开花,十年一轮回,直觉告诉刘春河,赤子城已经具备成为全球头部公司的潜质,绝非戏言。


保持「极端」

做一家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公司,是驱使刘春河创业的初心。2009 年,还在北京邮电大学通信与信息系统专业读研二的刘春河,于学校一间不起眼的实验室里,写下「赤子城」三个字。这就是赤子城成立的故事。

在 2012 年之前,赤子城的业务是计算机编程培训,「程序猿」刘春河既是「校长」也是主讲师,他和另外几名伙伴为在校大学生讲授编程课程:PHP、前端、安卓等等。后来,这些学员中,有一批人加入并成为如今赤子城的资深级员工。

2012 年,适逢移动互联网的又一波浪潮,智能手机市场正在快速崛起的年代。刘春河看到了国内移动互联网的一枝独秀,发展速度超过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,领先海外各国 3-5 年。为了规避国内巨头垄断的竞争态势,技术出身的刘春河决定带领公司出海。

起初在产品选择上,刘春河仔细分析来自美国和以色列产品的数据发现,手机桌面是高频使用场景,而且符合推荐引擎的基本使用场景。「如果不是高频场景,算法就无法得到反馈」,渴望落地 AI 技术的他当即决定,要做一款不一样的桌面应用。

刘春河告诉双色球专家杀号,当时绝大多数的桌面产品把重心放在了「美化」上,仅能提供换皮肤、换壁纸的功能。虽然当时靠自然流量,能够引来数量可观的用户群,但很快就会陷入增长停滞和留存锐减。若要打破这类产品的惯性思维,就要把产品打造成流量入口,保证产品差异性。

2013 年 3 月,赤子城上线了 Solo Launcher1.0,其遵循贴近安卓原生、免费的原则,速度比其他产品快 20%-30%。在无任何推广渠道和成本的情况下,Solo Launcher 在上线第 3 个月,种子用户就突破百万,迅速受到海外用户的青睐。

赤子城把 Solo Launcher 打造成了内容分发平台,成为「连接用户和信息,连接用户和内容的入口」,为用户提供新闻、短视频、段子、小游戏、生活服务等内容,在应用背后,运行了一套算法机制,个性化推荐大大提高了用户留存和使用时长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海外第一波人口与流量红利已经过去,加之安卓系统的优化完善,让早期手机桌面显得不合时宜。其实,他早在 2015 年就断定,纯移动工具类产品必死无疑,且第一个倒在断头台下的产品就是手机桌面。「一方面是因为系统会越来越优化,进而不需要那么多缝缝补补的工具。一换机用户就流失了。另一方面,真正好的产品是云管端一体化的,而且是千人千面的,不是工具,而是一个推荐系统」,刘春河认为。

这不是狂言,后来国内很多出海企业拿出的产品还是同质化的手机工具应用,在国外市场接连受挫,摔得鼻青脸肿。那些鲜活的负面案例佐证了他的判断。

不过 Solo Launcher 余温不减,反而曾一度占据 Google 应用商店榜首。继 Solo Launcher 之后,赤子城开始从单一产品拓展为 SoloX 产品矩阵。2016 年 12 月,累计用户超过 6 亿。目前,SoloX 已经包含有 40 多款产品,涵盖了手机个性化、安全、杀毒、音乐、娱乐、健身、美容、摄影、休闲游戏等类别。

「保持极端是创业公司的最大红利」,刘春河十分笃定地坚信至今。这一信条也被纳入到赤子城的价值观中。这种极端不是言语上的大放厥词,而是基于正确判断后的绝对坚持。「做 AI,做入口,不做工具」,在当时完全与主流背道而驰。若不是坚持产品推陈出新的产品理念,绝不会有赤子城的今天。


「一核四用」

现在回看,赤子城是早期抓住机会并做到平台规模为数不多的出海公司之一。

对于技术驱动的赤子城来说,场景应是前置于技术实践的。移动端工具类产品大获好评之后,赤子城欲把盘子做大,毕竟抗风险还要靠 To B 业务。故此,赤子城把产品线做横向延展,打造更大的生态。

刘春河提前察觉到「后移动工具时代」,内容和服务领域在存在着广阔机遇。凭借 SoloX 数亿用户规模的流量池,赤子城先天具备了数据优势。有了数据,人工智能是互联网公司的必然路径。

在商业化方面,刘春河的目标明确:除 SoloX 的广告收入外,赤子城要靠人工智能赚大钱。

上来首先是先找场景。经历移动应用出海的沉浮后,刘春河能切身地体会到互联网创业团队的痛楚:明明做出了很棒的产品,却苦没有很好的推广和获客渠道,导致收入不佳而濒临解散的困境。而一些「黑心」渠道商自吹自擂,致使广告作弊,虚假流量滋生的现象层出不穷,令广告主苦不堪言。

这些长久淤积的痛点,是赤子城涉足广告服务的商业价值所在。从 2014 年,赤子城开始探索自有产品规模化变现。次年,双色球专家杀号:赤子城越过生死存亡线,初步实现盈利后,遂推出基于 SDK 的 SSP 变现平台,帮助海外上千款移动产品变现。彼时,赤子城旗下 SoloMath 广告服务平台的雏形已现。

赤子城把 SDK 压缩得非常小巧,集成相对简单。凭借 SoloAware 及自有 DMP 平台实现精准定向,通过海量数据沉淀、场景化智能大数据分析技术以及 SoloX 移动产品在海外推广和商业化的经验,帮海外品牌和企业获取激活优质用户。

2017 年,SoloMath 开始布局程序化广告,并于今年 1 月正式发布程序化广告交易平台 SAX(SoloMath AdExchange)。其将人工甄别改为机器识别,降本提效的同时,有效整合了不同类型的流量资源,提升长尾流量价值,满足多种投放需求。在投放前,SoloMath 会对流量做出 11 个 level 的层级评价,匹配不同广告主的需求和预算,并通过甄别虚假流量、无效流量,完成初步的反作弊工作。

通过本地化精细运营,SoloMath 目前已覆盖全球超过 10 亿台终端,日承载广告需求可达 50 亿次。无论是 CPM(千次展示成本),还是 ROI(回报率)都显著改善。SoloMath 已成为赤子城营收中的重要部分,与此同时,SoloMath 反哺到 SoloX,自有新品也是受益者之一。

今年 8 月,赤子城战略控股了国内人工智能内容电商服务平台「有点内容」,推出内容电商新业务——SoloBuy。它以「有点内容」为基础,定位于?工智能技术驱动的内容电商服务。在 SoloAware 的技术加持下,SoloBuy 单日可自产上万篇高质量电商文案,如果说一个人日产最高十篇优质文章,那么这个总数量就相当于一千个人同时撰写,直接触达有购物意向的目标?群,深度合作平台包括淘宝、京东、头条等。

「内容电商拥有千亿级的市场量,也是 AI 技术非常适合落地的领域」,刘春河认为,「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,有两个技术方向值得追逐,一是改造生产力的技术,二是改造生产关系的技术。」现在来看,AI 便是改造生产力的技术,因为 AI 可以使生产效率大大提升,它会让电商这个赚钱的行业变得更加赚钱。

另外,经过 3 年多的研发论证,赤子城发布了多模态的多源异构人工智能感视觉感知平台——SoloEye。作为人工智能最核心的技术之一,视觉智能也是团队一直以来重视的研究方向。

SoloEye 适用于多种无人场景,提供视觉感知、决策、交互等一系列的解决方案,并计划在明年,推进 SoloEye 在多种智能场景的落地和进化。

在识别方面,SoloEye 开发了「红外/可见」智能识别模块,集成高精度热成像传感器和 4K 可见光传感器,可同时录制、传输热成像与可见光影像,能与多种主流无人机平台无缝结合,在严苛环境下也能够稳定工作。

在智能跟踪模块,SoloEye 采用小型化、轻量化设计,适应高速机动平台导致的图像仿射变换,以及目标平移、缩放、旋转、局部遮挡及光照变化。

算法方面,SoloEye 的 AI 识别算法,具有灵活的可编程性,可对目标进行实时检测、识别和跟踪,也可将 GUP 训练的算法迁移植入,实现边缘计算。

至此,赤子城「一核四用」的产品架构已然明晰,即以 SoloAware 为内核,赋能于 SoloX、SoloMath、SoloBuy、SoloEye 这四大应用场景。


「进化」而非「转型」

如何定义赤子城,对于刘春河而言,这一问题不那么重要,却又十分棘手。随着企业规模扩张,进入大众视野后的第一印象固然重要。从专注出海到回归国内,由 2C 起家到 2B 发力,业务权重的调整,看似复杂多变,实则是赤子城进化的历史节点。

「我们从来没有过战略转型」,刘春河反复向双色球专家杀号强调这一点。他解释称,「出海」只是赤子城长时间以来的商业化标签,而人工智能技术才是自始至终的核心战略。无论是早期编程培训,为赤子城储备了精干员工;还是构建 SoloX 产品矩阵,体现算法「千人千面」的产品特性;亦或是向 to B 业务发力,将触手伸向国内市场,AI 技术始终贯穿了赤子城的产品线,成为技术驱动的重要命脉。

说到底,形容赤子城是一家全球化互联网 AI 企业最为确切。「全球化」是它与绝大多数 AI 创企的本质区别。

赤子城推崇花名文化。在赤子城,花名是古今中外随便起。刘春河说:「一般公司有两种称呼,一种叫『总』,一种叫『哥』。第一种容易陷入官僚主义,而第二种又容易陷入江湖义气。」刘春河花名「仓颉」,大家都叫他「仓老师」。而每间办公室又以河流来命名,刘春河的办公室挂牌「西西里」,这是他最喜欢并且想去的地方,犹如精神高地般的存在。

赤子城的融资进程止于 2016 年 5 月,其实自 2015 年下半年起,规模化盈利让赤子城的财务状况保持健康稳定。享受闷声发财的同时,刘春河也更加精打细算。他不愿烧钱投入,更不愿被风口和资本牵着鼻子走。谈及下一轮融资,他表示目前现金流很好,暂无明确计划。

关于上市,刘春河认为这不能被看作是创业公司的终点。他说,当创业公司上市成为新常态,往往沦为企业发展的一种募资手段。上市与否都是公司业务层面的事情,未来的组织形态未必非得通过上市来实现募资。

赤子城的战略投资围绕全球化和人工智能两个方向。最早在 2014 年,赤子城的团队还只有二三十人,资金还非常有限的时候,就大胆投资了重庆的一家 AI 公司——重庆小世界。2015 年,赤子城投资了海外最大的天气软件——琥珀天气。刘春河透露,赤子城为此不惜关闭了自有天气软件 Solo Weather。对此,刘春河解释为「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」。

除了直接操盘赤子城的战略投资,刘春河还是大航海基金的发起人。他与梅花天使创始人吴世春共同发起了这一基金,一期基金的资金规模为 1 亿元人民币。依靠赤子城的全球流量入口优势,大航海基金可以发现移动出海赛道上的优秀项目,还可以成为出海公司的战略协同方,助推项目拓展海外。目前,大航海基金已经投资了「印度版分期乐」Krazybee 等明星项目。明年发布的二期基金,资金规模降提高至两亿,并会考虑投资人工智能领域的初创公司。

作为投资人,他不相信风口;作为创业者,他擅长把握机遇。下一个十年,刘春河能否带领赤子城实现伟大公司的愿景,关键要看核心技术的底层研究和落地应用。覆盖全球 10 亿用户,向他们传递美好而善良的价值,同时兼具商业价值,会是赤子城接下来 3-5 年的目标。

头图来源:视觉中国

扫描二维码详细了解 thinkplus 高效能方案

我们将那些改变了世界和历史的商业势力称之为「酷」,而我们更愿意相信那些即将决定未来世界的公司一定会做到「更酷」。双色球专家杀号同 ThinkPad 一起,推出酷公司 100 计划,并提供给未来的「酷公司」们 thinkplus 高效能方案,助力企业高效成长。让「酷公司」更加有力,让他们成为我们对未来世界不可或缺的美好想象。


最新文章

双色球专家杀号

用极客视角,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。

极客之选

新鲜、有趣的硬件产品,第一时间为你呈现。

顶楼

关注前沿科技,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。